当前位置: 网站首页 >> 清风文苑 >> 廉洁文化 >> 文苑
我非鱼
发布时间:2021-02-23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浏览次数:69   字号:

鱼塘边草丛的音箱里播放的依稀是那首流行歌曲《我是一只鱼》,轻柔而舒缓,与池塘的清水、水边的翠竹、竹林中叽叽喳喳的小鸟似乎融于一体。

楼一凡坐在鱼塘边,静静地想着心事。

不可否认,程亮挑选的这个地方确实花了点心思,单说这室外的音乐,估计就不是一般的钓鱼山庄能够想到的。楼一凡没有钓鱼的爱好,可实在架不住程亮软磨硬泡。程亮说,私车私款的,能有什么事呀?兄弟不过是看你心情不好,陪你去散散心,你还摆起架子了,不把我当兄弟。

话都说到这份上,再不答应,便是他楼一凡不够兄弟了。

这些日子,楼一凡的心情确实是糟透了。

不久前,也是一个朋友,不是程亮,约楼一凡去吃饭。当然,不可能是楼一凡跟朋友两个人,那也吃不出气氛来。来的几个都是朋友,只是其中一个朱老板,让楼一凡这饭吃得有些郁闷。

朱老板是做办公耗材生意的,而楼一凡是单位的办公室主任。朱老板曾经到单位找过几次楼一凡,楼一凡对朱老板说,办公耗材采购都是走程序的,到时你报名便是。朱老板做生意也不是一天两天了,楼一凡说的这些一点都不新鲜。

都说方桌上办不了的事圆桌上往往事半功倍,所以朱老板不厌其烦地邀请楼一凡赏个脸吃个饭。楼一凡嘴上答应得很好,但就是不给朱老板机会。

这肯定是朱老板想出的“曲线救国”的新花招。

说实话,饭桌上楼一凡冒出过走的念头,但当时桌上几个都是朋友,聊得兴高采烈,却也一时下不了决心。想想也是,不过一餐饭,没上什么生猛海鲜,吃了就吃了,只要不违反原则帮朱老板什么忙就好。

让楼一凡没想到的是,一餐便饭,却让人给举报了。一直都极为谨慎、中规中矩的楼一凡,受到了处分,这着实让他心里不好受。朋友打了好几个电话,楼一凡都没接。

楼一凡正想着心事,这时程亮拿着鱼竿、饵料、捞网而来。楼一凡不会钓鱼,不懂这些家伙如何摆弄。而程亮显然是个老手,选点、打窝、上饵、下钩,一切都帮楼一凡弄得妥妥当当。楼一凡要做的便是等鱼咬钩,挥竿将鱼钓上便是。

兴许是程亮的地点选得好,或者原本鱼就很多,不时就会有鱼儿咬钩。可楼一凡一点经验没有,时机把握不准,上钩的鱼不少,钓起来的却不多。原本就对钓鱼没多大兴趣,这会儿更是兴味索然。程亮倒是钓了不少,揶揄楼一凡说,你还是算了吧,到时别惊了鱼,连我都钓不到了。

楼一凡一听,突然想起什么,跟程亮说,这钓鱼的不都是高手,像这长年累月让人钓鱼的鱼塘,上了钩又跑掉的鱼肯定不少,你说这鱼怎么就不长记性呢?

程亮笑着回答,这你就不懂了,听说鱼只有短时记忆,就算是咬了钩被钩破了嘴,不一会儿就忘记了,只要有饵照样上钩。我就经常钓到嘴上有伤的鱼,显然是曾经咬过钩的。

这时,鱼塘对面有人跟程亮打招呼,并快步走过来。楼一凡定睛一看,来人是那个朱老板。楼一凡霎时便明白过来,很不高兴,低声问程亮,你说实话,是朱老板请客吧?程亮也有些尴尬,支吾着说,你别生气,人家也是觉得上次那事吧,挺对不住你的,这才托我约你钓个鱼。你要不愿意,算我请的行了吧。

说话间朱老板已到跟前,毕恭毕敬地跟楼一凡打招呼。

楼一凡装做没看见,突然抬高声调说,程亮,你刚才说鱼只有短时记忆,有多短?

程亮说,是,据说只有七秒。

楼一凡说,这么说鱼不是很傻吗?

程亮笑着说,谁说不是呢!

楼一凡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的树叶草根,从口袋摸出钱包,抽出几张钞票搁在小椅子上,然后看了看程亮,又看了看朱老板,一字一句地说,我只想告诉你们,我不是鱼。

说完,楼一凡转身就走。

程亮跟朱老板傻了眼,面面相觑。

(王亦熊)


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