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新闻宣传 > 要闻
背离初心使命,他们成为反面典型
编辑日期:2019/8/20  作者: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杂志  点击次数:
【字体:

[Q] 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

典型案例 1

  空白公函“掩护”违规吃喝

“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管得这么严,怎样才能继续公款吃喝呢?”湖北省潜江市渔洋镇农村经济管理站站长罗君强一直在心里盘算着。

按照2013年出台的《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公务外出确需接待的,派出单位应当向接待单位发出公函,告知内容、行程和人员”“无公函的公务活动和来访人员一律不予接待”。罗君强琢磨,或许可以在公函上“做文章”——全市22个乡镇经管站,大家“函来函往”,利用公函进行公款吃喝,就可以用合规形式掩盖违规问题。

2015年3月25日,泽口镇经管站到渔洋镇经管站进行学习考察活动,直接把空白的工作联系函交给罗君强代为填写。尝到甜头后,罗君强多方联系,先后从泽口镇经管站、浩口镇经管站、熊口镇经管站等单位要来空白公函,随意填写,大吃大喝。然而,一不小心就露出了马脚。

2016年8月26日,浩口镇经管站、熊口镇经管站来渔洋镇经管站学习“三资”管理工作,罗君强在潜江市区的李大厨餐馆进行接待。但在盖着浩口镇经管站大红章的空白公函上,罗君强却填写了接待熊口镇经管站工作人员。这一问题线索很快被市委巡察组发现,并移交市纪委监委调查。

调查人员通过比对公函字迹、抽取单位印证等方式,发现罗君强经常以调研考察招投标工作、“三资”管理、按户连片工作等事由,在公务接待函上动手脚,违规组织公款吃喝,而且大多数进餐安排在市区,存在超标准、超范围接待或者借机大吃大喝的问题。“这里有一些是确有接待,对方嫌填写接待函太麻烦就直接给空白公函,有一些则是他们自己聚餐,然后伪造公务接待函。”调查人员介绍。

罗君强利用空白公函为违规吃喝打掩护,让公务接待管理规定形同虚设。最终,渔洋镇党委给予罗君强党内警告处分,其他相关人员也受到批评教育。(邱先俊)

典型案例 2

毫无敬畏心,过节还收礼

“更换汽车蓄电池没有支付费用、收受礼品礼金、虚列支出将转账支票套现……这些违纪行为,都是不应该发生的。回头看看自己的所作所为,我千般懊恼、万般悔恨,诚恳接受组织对我的一切处理!”提及这些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的问题时,北京市海淀区城管执法监察局督察队党支部副书记、队长唐毅悔不当初。

2017年9月,唐毅与督察队执法车辆定点维修单位——北京某汽车维修有限公司苏家坨分厂经理杨某某联系,要求杨某某为其朋友的别克轿车更换蓄电池。杨某某随即安排人员更换,唐毅及其朋友均未支付费用。

2017年中秋节前后,唐毅收受杨某某赠送的咸鸭蛋、核桃仁、月饼、白酒等礼品。2018年中秋节前,唐毅又收受杨某某赠送的月饼、红酒、茶叶、干果及蘑菇等礼品。

一个汽车修理厂的经理,为何要如此讨好唐毅?“这些年,我私人的车都在杨某某那里维修和上保险;另外,我现在管着一个队,队里有几辆车,他估计也想让我把车放他那里修,他们那可能有业绩要求。”唐毅在接受调查时说出了实情。

除了收取杨某某赠送的节日礼品外,唐毅还存在沿用前任的做法,将伙食补助转账支票以虚列支出的方式兑换成等额现金的问题。

唐毅的上述行为造成不良影响,构成违纪。根据《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有关规定,经海淀区纪委常委会议讨论决定,给予唐毅党内严重警告处分,将其退出的违纪款予以收缴并上交区财政。(王怡)

编辑点评

好作风一头连着党,一头连着人民。中央八项规定实施6年多来,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以上率下、言出必行,持之以恒纠治“四风”,以作风建设的实际成效赢得了党心民心。然而,作风问题具有顽固性反复性,享乐主义、奢靡之风虽然基本刹住,但基础还不牢固,隐形变异现象不容忽视,反弹回潮压力依然不小。

作风建设永远在路上,既要保持“永远”的恒心和韧劲,又要创新“在路上”的思路和办法。“不忘初心、牢记使命”主题教育要求聚焦违规吃喝、违规收受礼品礼金、违规操办婚丧喜庆事宜等问题,聚焦领导干部违规参加各类研讨会、论坛等问题抓好整治,就是紧紧扭住落实中央八项规定精神不放。要对“四风”隐形变异新动向时刻防范,一个节点一个节点坚守,一个阶段一个阶段推进,把作风建设的螺丝拧得更紧。惟此,才能不断密切党同人民群众的血肉联系,确保党始终与人民想在一起、干在一起。


[Q] 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违规经商办企业

典型案例 1

被“枕边风”吹倒的女市长

2019年2月1日,内蒙古自治区乌兰察布市委原副书记、原市长陶淑菊因犯受贿罪被判处有期徒刑12年,并处罚金200万元。作为内蒙古自治区在任上落马的唯一地市级女性市长,陶淑菊的违纪违法问题通报中最鲜明的一条,是允许、纵容其丈夫王文奇在自己管辖的地区从事可能与公共利益发生冲突的经商活动并谋取私利。

重庆市南川区纪委监委、区妇联联合举办“清风常伴·廉洁齐家”活动。图为三泉镇风吹村第一书记唐超和妻子一起签订《廉洁立德承诺书》。汪新/摄

2011年8月,陶淑菊任职乌兰察布市市长仅5个月,北京中奥盛达公司董事长杨某某就找到王文奇,希望能承揽乌兰察布市中心医院的信息化建设项目。王文奇答应后转告陶淑菊,陶淑菊非但没有制止,反而纵容、默许,直接向医院领导打招呼。成功拿到该项目后,杨某某、王文奇约定,以后再有这种项目,两人以6:4的比例分配利润。于是2012年10月、2013年7月,在陶淑菊、王文奇的帮助下,杨某某相继承揽市卫生局县级医院信息化建设项目、市教育局多媒体教室设备采购项目等。王文奇则跑到千里之外的北京收受杨某某共计453万余元。

2012年,鑫志亿兴公司老板韩氏兄弟二人找到王文奇,希望能帮助承揽医疗器械项目,并约定利润五五分。王文奇将上述情况告诉陶淑菊后,陶淑菊以直接打招呼的方式先后为鑫志亿兴公司成功拿到乌兰察布市中心医院采购CT、核磁、彩超、胃镜、腹腔镜等共计近9000万元的大单,并先后“笑纳”鑫志亿兴公司287万余美元和351万余元人民币的好处费。

就这样,短短5年时间里,这对夫妻“前门当官,后门开店”,将黑手伸向当地医疗等系统,敛财超过2000万元。最终身陷囹圄,陶淑菊才对自己的犯罪行为有了认识:“在乌兰察布这样一个贫困落后地区担任要职,我没有下功夫深入基层调研,没有对地方发展做更多的思考,心中只有自己的利益,给自己酿了一杯人生的苦酒。”(付金泉)

典型案例 2

任由夫人泡在“生意圈”的局长

“近100名职工的工资都没还,钱就先给了晨丰公司。”这是广州丰彩彩印有限公司在2014年破产清偿时出现的状况。按《破产法》,公司破产清算,首先还的应该是所欠职工工资和劳保费用。为什么丰彩公司会把钱先还给晨丰公司?这要从晨丰公司的“硬核”人物,广州黄埔区、广州经济技术开发区建设与环境管理局主任科员张霞说起。

职位不起眼的张霞,另一重身份是广州开发区企业建设和服务局原党组书记、局长谭均乐的妻子。2008年,金融危机横扫全球,广州开发区作为外向型经济功能区所受影响较大,一些外资企业处于半停产状态。当时,谭均乐作为该区政法委副书记,处于调处各种矛盾纠纷的一线,结识了区内不少企业家和投资人,形成了朋友中的“生意圈”,这给了张霞“泡圈”的机会。

2009年,在一次饭局上,张霞得知印刷设备的租赁投资前景看好,决定放手一搏。按规定,领导干部配偶不能在其管辖的区域经商办企业。于是夫妻俩就商定,分别以各自弟弟作为挂名股东,成立晨丰公司。在老板介绍下,晨丰公司出资购买的两台印刷设备出租给了丰彩公司,双方约定丰彩公司每年返还20%的本金,按剩余本金的15%支付租赁费。因为经营不善,丰彩公司在2014年宣告破产。但为了使自己的利益最大化,张霞通过谭均乐向丰彩公司和有关部门施压,不顾群众利益擢取清偿优先权,最终违规获利285.4万元。

有丈夫这座“靠山”,张霞的生意做得顺风顺水。2010年至2011年,当谭均乐曾经“关照”过的老板岑某邀请入股清远市砼业混凝土有限公司时,张霞毫不犹豫地答应了,以400万元买入10%股份。2014年砼业营收状况未能达到预期,分红泡汤,张霞通过谭均乐与岑某另行约定,将400万股东出资转为砼业公司向他们的借款,每年收取高额利息。截至2017年7月,两人违规获利410万元。

夫妻联手谋私利,全家腐败全家哭。2018年,谭均乐和张霞均受到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并移送检察机关依法审查起诉。目前,案件正在依法审理中。(穗纪宣)

编辑点评

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在领导干部管辖的地区和业务范围内经商办企业,且不说“背靠大树好乘凉”,容易滋生官商勾结、权钱交易、利益输送等问题,即便合法经营,也难免“瓜田李下”的嫌疑。从已查处的案例看,“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亲属的经营活动谋取利益”颇为常见。

从严管理干部,领导干部亲属和身边人员也不例外。习近平总书记反复强调领导干部特别是高级干部要加强对亲属和身边工作人员的教育和约束,把家风建设摆在重要位置。党中央重视从制度上对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加以规范,着力抓好源头治理。在上海市开展先行试点的基础上,2016年4月18日,中央深改组第二十三次会议审议通过了北京市、广东省、重庆市、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关于进一步规范领导干部配偶、子女及其配偶经商办企业行为的规定(试行),通过在“公”与“私”之间设置“防火墙”,斩断利益输送的链条,避免领导干部将职务上的“便利”向亲情倾斜。

领导干部需牢记,手中权力要为人民谋利而非为小家谋私,只有廉洁从政、秉公用权,才对得起入党时的那份初心、肩上扛的这份使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