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廉政教育 > 廉洁文化 > 文苑
退画记
编辑日期:2020/8/5  作者:  来源:中国纪检监察报  点击次数:
【字体:

胡县长调走以后,办公室的蔡主任跟小林说:“找个时间,我们一起去看看胡县长,顺便把他办公室那幅画带给他。”


胡县长在县里工作时,小林一直跟在胡县长身边。此番,胡县长调到市里了,蔡主任要去看望胡县长,自然要把小林带上。至于蔡主任说的那幅画,是胡县长在县里工作时,办公室给他送来的,是一幅六尺整张的《清荷图》。


那幅画构图简洁明了——翠绿的荷叶间,若隐若现一白一粉的两朵花蕾,旁边的石块、小鱼,惟妙惟肖。画的作者是如今县城里赫赫有名的画家彭大雪。


早年,彭画家在这县城里生活时,朋友们组织个茶会,或者组织个活动之类,他就能开笔画个鱼虾、荷花之类。近两年,他加盟了京郊宋庄画院。时而在北京,时而回到县城,上门求画的人,捧着厚厚一沓钱,他都不见得有时间画。像胡县长办公室那幅《清荷图》,想必已是价值不菲。


胡县长调走时,不知为什么没有带走那幅画。


蔡主任认为他走时可能不方便携带,或是一时忙于别的事忘记了。其间,蔡主任也曾想把画“据为己有”,干脆挂到自己办公室。可转而又想,那幅画是有上款,右上角题有“胡县长惠存”字样,就打消了念头。


在蔡主任看来,胡县长如今调到市规划局做局长,以后,于公于私,可能都有求到他的地方,不如把那幅画送去给胡县长。


于是,蔡主任挑了个日子,带上小林,便去给胡县长送画。


胡县长听说县里来人看望他,非常高兴。他在小会议室接待他们,看到小林与司机,抬着一幅画进来了。


胡县长问:“抬来那幅画干什么?”


蔡主任说:“这是之前您办公室的呀,您忘记带了。”


胡县长笑笑,说:“我办公室的东西,可不都是我本人的啊。”


蔡主任说:“那上面题着您的名字呢。”并旁敲侧击地说,那位彭画家的画,眼下花钱都买不到了。


胡县长仍旧笑着,有点调侃地说:“有我名字的,也不一定是我本人的。我在县里工作时,好多文件、讲话稿,都有我的名字,能算我的吗?”


话题落到那幅《清荷图》上时,胡县长说:“我在县里工作时,并不认识那位画家,这幅画也是你们办公室挂上的。至于画上的名字,建议裁掉重新装裱一下,可以挂在县政府招待所或会议室。”


胡县长那话里的意思,已经很明确了——那幅画尽管题有他的名字,但不属于他本人。尤其是蔡主任提到那幅画当下还值几个钱时,胡县长更是连连摆手,让他们带回去。


话已至此,蔡主任只好答应把那幅画带回去。


返回途中,小林问蔡主任:“我们是不是按照胡县长的意思,直接把画拉到装裱店去重新装裱?”


小林那意思是,既然胡县长不要那幅画了,就没有必要再把胡县长的名字留在那幅画上了。当然,那也是胡县长的意思。


蔡主任沉思了一会儿,说:“这样吧,咱们把这幅画原封不动地送到县纪委廉政展览馆,让他们当作展览品展出,或许对领导干部是个不错的启示。”并叮嘱小林,你回去以后,就那幅画的来龙去脉,写一篇《退画记》的小文,附在那幅画的旁边。


小林点头说“好”的同时,心里默默地还表示赞叹呢。


(相裕亭)

    分享到: